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下药的女人
下药的女人
「去叫小辣椒吃饭,老三药准备好了吗?」

  「放心吧!我这药可是好东西。上次一对母女警花吃了以后,变成荡妇淫娃。

  我干的那个爽啊。一次药效还干不去那。至少要干十次八次的。还有一个好处就是被奸者有反映还会骂人,可是就是忍不住的配合你强奸她。哈哈保证叫小辣椒变成小喇叭,会叫的。」

  「叔叔我不想吃饭。我吃不下。」

  「傻孩子,吃一点。不吃的话身体那有力气啊。没有力气怎么干活啊?」父子几人相对一笑,他们当然知道干活就是让他们父子奸淫。可怜的小辣椒蒋劲男还不知道马上就会变成狼家父子的泄欲工具。

  蒋劲男早已将那件破了的衣服拖下,换上了一套牛崽衣,当然是紧身的了。

  蒋劲男做下喝了几口汤,狼家父子看的心里那个高兴啊,好象小辣椒已经屈服了。

  「叔叔我不吃了,我想上去了。」

  「好啊,快点啊」

  什么快点啊,蒋劲男莫名其妙。缓缓走到楼上。

  只听扑通一声狼家父子乐道「好了,可以上了。我先去了,小辣椒等等我啊。」老头一边说话一边已经往上跑去。

  「又是老家活,什么都是他第一。」

  「没关系的吗?老头第一次一定会很快的。我先吃点药待会儿干她的小屁眼,一定好紧的。」

  狼家兄弟迫不及待的拿出各种壮阳药,大吃特吃,发誓代会一定干死这个美丽又有一点辣的散打冠军。

  老头一进屋就看见趴在床上的小辣椒。只见蒋劲男上半身在床上,下半身在床下。嘴里发出娇呼,「热,好热啊,啊啊……」老头早已安耐不住脱光了衣服,落出一身的肥肉。老头已经吃了壮阳药,这时的大鸡巴已经充血的发疼。老头从后面抱住儿媳的肥臀一通揉捏。

  「好大啊,有弹性啊。小宝贝,老公来了。」

  「痛啊,不要。你是谁放开我。热……」

  「我帮你脱衣服啊。来吧。」老头一边说一边从后面接开蒋劲男腰带,把紧身牛崽裤脱直膝盖。

  蒋劲男是一个十分漂亮又开放的女孩,对内衣又十分讲究。只见一条T 字的黑色内裤紧经的钩住屁眼,两片雪白的腚片完全的裸露在外边。老头两只干瘪的老爪子一边摸一片。用手拔开腚片,低下头伸出淫舌舔起了蒋劲男股间。

  「啊啊。不不要,我受不了了,求求你干我吧,我要啊,啊,……啊啊……」

  「小浪蹄子求求我去,求求我我就用我的大鸡巴干你,让你爽。」「求求你,干我,我要,干死我,妹妹的浪穴要大鸡巴。快啊……」老不死的把自己媳妇的T 字的黑色内裤也虏到膝盖处,用手抓住大鸡巴,从后面沿着蒋劲男双腿中间擦了进去。

  「啊……」

  「爽不爽啊,我的小宝贝。好过瘾啊,好紧,干死你,干死你」可怜的蒋劲男要是在平时就是十个老头也别想摸一下她的肉体,可如今的她已经不是什么散打冠军了,而是一个仍人奸淫的大白羊。无力的她在自己公公的肉棍下发出了惜撕底里的呻吟声。

  老头也完全沉浸在征服一个散打冠军自己媳妇的胜利中。屋子里只有可怜的蒋劲男那无助和无力的呻吟。老头的喘气,和肉棍抽叉的声音。

  扑哧,扑哧……终于老头在一阵激烈抖动下射了出来。

  老头气喘徐徐的趴在儿媳的身上「爽吗?小浪蹄子。公公我厉害吧?还要吗。

  再捅你一次啊。我的女子散打冠军,我呸。还不是叫老子干的死去活来。啊!别说我儿子还真会挑女人啊,你还真的不错。」

  「为什么?你不是人啊!我是你的媳妇啊!你却强奸我。为什么??呜呜呜……」

  老头缓缓的把已经软绵绵的鸡巴抽了出来。精液顺着蒋劲男白皙的双股中间流了下来。发出一汩汩恶臭。

  老头边喘大气边摸着蒋劲男那布满牙仞和抓痕的大白腚说到「还装处女啊,又不是第一次。说实话要是我家老三没死我也不会打你的主意。要怪就怪你命不好,或是你张的太诱人了。」

  「呜呜呜,禽兽,你不是人。我一定告你。告你,呜呜呜……」「告我,那也的你能出的去啊。我不会放你走的。我要天天干你。」「爸!好了没有啊!快一点啊。我吃了药受不了了。让我进去泄一火啊。」「好了,你进来吧。」

  「求求你不要让你儿子干我了。我不行了。求求你啊。」「没关系的。大家都是一家人吗。何况你不是也舒服吗。哈……」「不要,我求你,我……我有你家老四的种了。我怀孕了。我熬不住的。求你啊。」

  「爸你快出去啊,我来了小辣椒。」狼家老大已经脱的精光,跨下那条大蛇也昂起了头,对着可怜的蒋劲男虎视耽耽。

  蒋劲男艰难的回过头,看见一条大的吓人的鸡巴对着自己,吓的已经没有先前的泼辣劲,求饶道:「叔叔我求求你,我真的有了你们狼家的骨肉了。别让他糟踏我,我真的受不了了。呜呜呜……」

  老头用手拍拍劲男的肥臀说「没事的。狼大啊。你弟媳妇有了,你干的时候小心些,轻点啊。我走了小美人,呆会我还来啊」说完拿起衣服走了出去。

  蒋劲男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骂到「你们一家没一个好人。畜生,不是人啊,不,不要……」

  狼大走到蒋劲男的身后看着一身狼藉和虏到膝盖处T 字的黑色内裤,那白白的大腚。咽了一口唾沫「美人,我的好妹子。哥哥来了啊。」狼大也不顾的脏一把拉断黑色内裤,用它把蒋劲男双腿间的精液抹了抹。用舌头舔起了蒋劲男粉红色的屁眼。「好吃好吃。」「不要,我求求你,啊,啊,啊……」

  「药效还没过啊。好,我来了小宝贝。」双手抱住蒋劲男的小蛮腰一顶「啊。疼死了,不,啊……」

  「妹子,你的屁眼好紧那。看来我家老四没干过你屁眼啊。」他那知道狼四以前也提过要干劲男屁眼,劲男死活不让,还打了狼四,好长时间没理狼四。

  蒋劲男虽然十分开放,但是对被人家干屁眼还是认为是奇耻大辱的。她认为只有妓女才会抬起屁股让男人干自己屁眼。包括自己唯一的男人狼四都没有让干的屁眼。可现在被自己的丈夫的哥

  哥干的鲜血淋淋,自己还不如妓女。

  蒋劲男此时的心理是十分矛盾的,一方面竭力反抗,可是内心又十分舒服。

  蒋劲男先是由巨痛一点点变的舒服。可怜的蒋劲男还以为自己真是一个下贱的女人。其实一切都是春药的关系。

  「求求你不要了,好难受啊。不要在干了……啊。啊……」「荡妇爽吧。干死你啊,干暴你的屁眼。干干,哈哈……」蒋劲男已无力再求饶了,发出一声声呻吟。

  狼大还是那么卖力的干着蒋劲男那血肉模糊屁眼,随着巨大的肉棍一前一后的抽叉,鲜血顺着蒋劲男白皙的大腿流下来。淹红了那被脱至膝盖紧身的牛崽裤,狼大在巨大的满足下射了出来。

  「爽啊,太爽了,好久没干这么棒的屁眼了,不愧是散打冠军,连屁眼都锻炼了,哈哈……」说完狼大抽出已经软绵绵的肉棍,坐在已经昏迷的蒋劲男边上,欣赏着被自己干的已经不成人行的蒋劲男。

  鲜血混着精液流下来。蒋劲男双眼无神的看着狼大拿起自己的内裤擦起那刚刚干暴自己的肉棍。流下了无助的眼泪,屁眼的巨疼使蒋劲男的身体发出了抖擞,伴着那痛苦的呻吟,更刺激了变

  态的狼大。狼大喘着粗气,双眼看着那正在流血的屁眼,突然把已经吸了半根的香烟狠狠的塞进蒋劲男正在流血的屁眼里。

  「啊啊,疼,不要,畜生,啊,呜呜呜,我求求你,别再折磨我了,呜呜呜……」

  可是换来的确实残无人道虐待。当狼大把点燃的十几根香烟全部的塞进蒋若男屁眼里时,蒋劲男已昏死过去昏死过去。狼大走到门口时还回头的看了一下自己的杰作走了。

  狼二,狼三忙忙跑了进来。两人看着已经昏死过去的蒋劲男也毫不心软,「老大也太狠了,你看把这小浪蹄子的屁眼弄的,那还有心情干她啊。」手还是没闲着,两人把蒋劲男抱上床,把光

  了那半裸的衣服,拿起蒋劲男的黑色无带胸罩擦起了已经烂的屁眼蒋劲男再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嘴里发出微弱的求饶声「放了我吧,求求你们,我已经还了孩子,放了我,求你了……」

  两人一乐,好,还是一个妊妇啊。两人加快了处理蒋劲男身上的脏东西,忍不住要早点干干这个大肚婆了。

  狼二靠在床边把蒋劲男的头抬了起来,一手托起下巴,把那个大鸡巴塞进蒋劲男还流着口水的小口里。

  「好,舒服,小娘们口活不错吗?好」

  狼三也从后面抱起了蒋劲男的屁股,托起蒋劲男那平坦的腹部,分开了蒋若男了双腿,从后面狠狠的干了进去

  「哥我这个小浪穴也好紧的,这小浪蹄子的浪穴还会吸啊,好东西啊,不愧是本市女子散打冠军,就是棒啊,比那些什么良家妇女强多了,干,干死你啊,大肚婆还这么紧啊,哈哈」

  兄弟两人一个抱住蒋劲男的头上上下下的干着小口,一个一前一后的干着蒋劲男的小洞。

  蒋劲男在昏迷下感到好恶心,什么东西在嘴里抽叉,好想吐。还有那已经麻木的下体好痒啊。蒋劲男努力的睁开双眼,看见一个好大,好黑的肉棍在自己的口中抽叉,极度的自尊心使蒋劲男一用力的甩头摆开了口中的恶物。

  「你,狼二,你们一家都不是人,是畜生。我已经还了你们狼家的骨肉,你还让我替你含……」说不了口。

  可是厚然无耻的狼大「美人醒了,这才好吗。我们兄弟也不喜欢干一个死人。

  来替哥哥好好含含啊。」

  蒋劲男恨不的去死,狼三从后面一把抓住蒋劲男的秀发一拉,蒋劲男抬起了头。

  「啊……呜呜……」

  狼二忙把鸡巴塞进蒋劲男发出痛苦呻吟的嘴里。

  狼三在后面象骑马一样,抓住蒋劲男的秀发,大力的干着,「大肚婆好好玩啊。驾,快跑啊。」

  蒋劲男无力反抗,任兄弟二人肆意的在自己那傲人的身上驾驭。

  狼三见小辣椒不反抗了,觉的无劲,看见蒋劲男的腰带,那腰带上镶满了铁环,狼三抓起腰带狂抽蒋劲男的大白腚,一下一下血痕。

  「摇啊,摇屁股啊。」

  蒋劲男屈服了,摇起了屁股,泪水涌出了眼眶。

  狼二射了蒋劲男一嘴,狼二满意的嘘了一口气,拔出了肉棍,坐在边上,欣赏着弟弟的表演。

  蒋劲男低下了头,其臭无比的精液顺着嘴角流下来。

  「叫啊,快叫啊,你这个小淫妇。」

  已经毫无尊严的蒋劲男任命了,咬着牙说「干死我吧,我是一个妓女,淫妇,我不要脸,我的浪穴就是让你们男人干的,我……呜呜呜……」以泣不成声。

  蒋劲男真的认为自己是一个下贱的女人了,丈夫刚死,就被人家轮奸,还是丈夫的家人。自己还配合这些畜生,为了减轻痛苦不得不晃动屁股。

  狼二看了一会肉棍又大了起来,「来小骚活,给老子含,快啊。」蒋劲男抬起头,用一双小手握住那恶心的东西,张开口慢慢的含住它。

  狼二一顶叉到蒋劲男的咽喉深出。

  蒋劲男终于忍不住吐了出来,哇,哇……

  「干你妈的,敢吐,老子的大鸡巴不好吃吗?我叫你吐我叫你吐……」啪,啪的打起蒋劲男的脸来。

  「不要打了,我不是有意的,哥哥的鸡巴好吃,我吃,不要打了。」吓的蒋劲男忙又含住狼二的鸡巴,上下买力的套动。

  看着这个以前不可一世的弟妹,如今买力的舔自己的肉棍,取乐自己,惬意的闭上双眼,品味蒋劲男的口活来。

  此时的蒋劲男只希望一切快点结束,所以努力的配合兄弟二人的奸淫「好吃,肉棍好好吃,啊,啊,狼哥你干的小妹我好爽啊,干啊,快啊,啊啊啊……」

  兄弟二人相对一笑,因为又一次征服了一个美人,一个烈女。兄弟二人更加买力的干着已经变成荡妇的蒋劲男。

  30分钟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当兄弟二人心满意足的从蒋劲男的身体上爬下来,已经完全丧失意志的蒋劲男还发出已经变了调的叫床声「干啊,好爽,好舒服,啊,啊,我是一

  个浪蹄子,淫妇,好啊,啊啊,干啊……」

  兄弟二人拍拍神智不清的蒋劲男的道「美人你先歇歇,明天还来啊。」「老三,老家伙说拿手拷把这小娘们拷起来,这小浪蹄子是吃了药才会被强奸的。要是明天清醒了,还不和咱玩命啊。」

  「是啊。别看现在被奸成这德行,平时可真能打的。不过还不是被老子干的死去活来的。」

  兄弟二人看了一眼这个已经半死的散打冠军,满足的走了。

  ……

  【完】